豫艺菠萝蜜西瓜

“言首席,你们这是?”

冷藏锋脸色凝重的问道。

另外几名冷家圣主静静的站在角落,背后已经隐隐有冷汗渗出。

赵薰儿不敢再给对方脸色看,三十六名言家圣主,要是对冷家这边出手,顷刻间就能覆灭他们!

芸儿面色凝重,几息后眼睛突然一亮。

“难道是……”

“你忘记了,我们言家有大道真言。”

言首席笑了笑,“这么多仙术里面,我们言家的大道真言能在仙道阵营中位列顶尖,也是有其原因所在。

冷兄,你把你们冷家这边的圣主都叫来吧,做好准备,就去找那位谈谈此事的前因后果。”

冷藏锋隐隐猜到了什么,面色复杂的去把其余圣主都召集了过来,整个过程花费了一个时辰左右。

现如今,大院里站着三十六名言家圣主,十三名冷家圣主,加上赵薰儿和芸儿,一共有五十一名圣主。

如此实力,都可以去接一个圣主七品甚至是八品的任务了。

姑娘是要铲雪吗?

“诸位,开始吧?”

言首席扫了其余人一眼,淡笑道。

“嗯。”

三十五名言家圣主微微点头。

下一刻,他们三十六人齐齐开口:

“此刻,我们身处杀害冷家冷不凡的凶手身旁!”

“此刻,我们身处杀害冷家冷不凡的凶手身旁!”

“此刻,我们身处杀害冷家冷不凡的凶手身旁!”

“此刻,我们身处杀害冷家冷不凡的凶手身旁!”

三十六位圣主的声音,仿佛遵循着某种旋律与规则,渐渐融合在了一起。

于冷藏锋等人耳中,只剩下了一道带着恒古气息,磅礴气势的声音,分不出哪个声音是言首席的,哪个声音是言家某位圣主的。

奇异的力量,从三十六人身上席卷而出,顷刻间笼罩住在场所有的圣主。

“好强的手段,同一种仙术,竟然可以融合在一起,如果与言家的人单打独斗还好,要是群战,岂不是吃亏甚多……”

冷藏锋心中暗暗震惊。

几息后,所有人原地消失。

再出现时,已经在问仙城外。

“失败了吗?”

冷藏锋眉头微皱。

弄了半天,如此巨大的声势,最后只来到问仙城外?这里距离城门甚至只有不足百丈远了!

不少进出问仙城的强者纷纷驻足观望,眼中露出好奇之色,连城门外的看守,也一脸好奇的看向言首席和冷藏锋等人。

“好像是言家的人和冷家的人。”

“他们在做什么?”

“不知道哦,不过我听说这段时间冷家跟言家有些冲突。”

“怎么回事?我先前一直在外面没有回来。”

“冷不凡你们知道吧?”

“知道,太古神界冷家的那名公子哥,身边常年跟着几个狗腿子,很傲的一个人。”

“就是他,他前段时间被人打死了,冷家的人认为是言家的人出的手,所以上门要个交代,结果被言家呵斥,直接从言家里滚了出来。

喏,就是那个冷藏锋,当时我刚好路过,凑巧看到了这一幕。”

“还有这种事啊?言家这么做不地道吧,怎么对己方阵营的人下手了?”

“呵呵,有啥地道不地道的,没有任何证据你想怎么做都可以。”

“倒也是……”

“不对,他们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冲突,似乎在寻找什么。”

言首席没有理会周围人的指指点点,而是目光一扫,锁定住了一道身影,嘴角微微上扬。

“没有失败。”

没有失败?

那就是找到人了?

冷藏锋等人连忙四下张望,果真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名身着道袍的存在,那张面孔,冷藏锋绝对不会忘记,正是杀害他弟弟冷不凡的凶手!

“藏锋,就是他!”

赵薰儿抓住冷藏锋的手臂,指着苏寒道。

不远处。

苏寒看了看言家的圣主,又看了看冷家这边的圣主,眼中露出一抹疑惑之色。

就在刚刚,他察觉到了一丝与言出法随相似的力量,但不确定这一丝力量,是出自何人身上。

唯一能确定的是,这群人的目标,似乎是自己。

不出意外,这群人应该就是冷家的圣主了。

“五十几个,怎么也打不过啊……”

苏寒心中轻轻叹了口气。

“我弟弟可是你打杀的!”

冷藏锋缓缓走到前边,看着苏寒道。

“冷不凡是此人杀的?”

“这家伙杀了冷不凡,怎么还敢回问仙城啊。”

一些刚刚知道事情缘由的路人纷纷打量起苏寒。

“鸿越,这个小家伙,不是我们前段时间遇到的那个吗?”

“唔……是他。”

“他们说他打杀了冷不凡?”

“冷不凡是圣主,实力虽然弱于我等,可也不是大圣能够对付的,何况此子也来自地仙界,怎么打杀的了冷不凡?”

“看看再说吧。”

鸿越面色古怪的道。

“醒华兄。”

“醒华前辈。”

“嗯。”

苏醒华迈着悠闲的步伐来到城门前,身边跟着几名玉虚盟的圣主。

“还真是这小子,没想到这小子扮猪吃虎,把冷不凡他们给干掉了。

难怪他敢接圣主区的任务,他是一名圣主啊。”

苏醒华看见苏寒后,不禁感叹道。

“一名圣主,故意隐藏修为,会不会是在故意钓鱼?”

“不错,这种人也有不少,但在我们问仙城,这种手段还是不提倡的。”

“就算是钓鱼,冷不凡他们上钩了也的确该死啊。”

苏醒华笑吟吟的道。

众人闻言微微点头。

……

“你弟弟是哪位?”

苏寒淡笑道。

冷藏锋脸色愈发阴沉:“冷不凡。”

“哦,你说他啊,的确是我打杀的,怎么了?只允许他对我出手,不允许我正当防卫吗?”

苏寒笑道。

冷藏锋微微一怔,似乎没想到苏寒会这般果断的承认,导致他一时语噎。

言首席上下打量了苏寒一眼,淡淡的道:“你打杀冷不凡的手段,传承于何处?为何会与我言家的大道真言有些相像?”

“言家?你们跟他们不是一伙的?”

苏寒眼神微动,终于从双方的衣着细节和气息上的不同,看出了些许端倪。

“自然不是,我们是仙道阵营的言家,他们是武道阵营的冷家。”

言首席淡笑道。

下一刻,他突然笑道:“阁下站这么远作甚,过来一些吧。”

苏寒眉心处的无上道印瞬间浮现而出,磅礴的大道之力顷刻间遍布身,把某种奇异的力量阻拦了一下。

苏寒反应过来后,直接笑道:“不了,我就站这里。”两种力量交锋,没分出胜负,苏寒依然站在原地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