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老人版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!

看着这一幕,其他人面面相觑,都是一阵唏嘘不已。

他们活了二十多年,论起觉悟,竟然还不如一个小小女孩?

洛沉星也是暗自感慨。此前众人相争激烈时,他并未挂掉通讯,程都是安静的聆听着。他在等待,等待这群曾被他深深亏欠过的人,即将对自己做出的命运宣判。

那个齐玎莎,曾经应该也是一个干净明媚的女孩吧,她会变成今天这样,都是自己的罪……她那泣血的声声质问,就仿佛一大把钉子,嵌进了他心脏中最脆弱的地方。

凝七七最后的那一番话,不仅是救赎了齐玎莎,同样也对洛沉星影响深远。

虽然没能亲眼见到那个小女孩,却让他想到了乐乐这个小生命。那样小小的,脆弱的小生命,却是让久经沙场的悍将,都甘愿在它面前抛兵卸甲……

每个生命都来之不易,人生之初,或许都是同样的洁白无瑕。只是偶尔会在漫长的旅途中迷失了方向,被染上了污垢。或许只有至真至纯的生命,才能照见人性中最本质的美好,找回他们最纯净的模样。

短暂相拥后,齐玎莎抹干眼泪,放开了凝七七。这一次,她很乖地在秋若蕊的陪同下,回自己的房间休息。

长年冰封扭曲的内心,终于有了细微的动摇。就像是深谷中一道裂开的罅隙,接受了外界的一线微光照入。

即使这一线微光,还不足以彻底净化她的心灵,让她完放下仇恨,但至少,未来等待着她的,不再是一条不见天日的死胡同了。

齐玎莎走后,俞若珩也赶紧过来为凝七七疗伤。这个小女孩始终是乖巧的站在那里,单纯的大眼睛里,依旧闪动着对这个世界的信任。

清纯少女的忧郁写真

一阵暖h色的微光绽放后,凝七七的伤很快就好了。额头光洁如初,没有留下任何疤痕。这个时候,就是杨浩也不好再擅自赶她走了。

“我要谢谢司徒掌门,谢谢所有的大家,给了我这次重新做人的机会。”洛沉星在玉简另一端再次轻轻埋首,“还有这位,七七小妹妹。”

“我……能跟她说两句话么?”之后,他又小心的向司徒煜城询问道。

这也并无不可,司徒煜城招了招手,让凝七七过来。

当洛沉星认真的向她表达感激,以及希望她“茁壮成长”的祝愿后,凝七七捧着玉简,用软软的童音道:

“沉星哥哥,来的时候,记得给我带点好吃的哦。”

突然真的变成了一个要糖吃的小孩……洛沉星有点不适应,但还是温和的问道:“带多少?”

凝七七有模有样的竖起一根手指:“不多,就一吨。”

这不是视讯通话,洛沉星没有看到她的动作,司徒煜城等人却都是看得很清楚的。微怔过后,不禁纷纷憋笑,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……

不过这样也好,小七七固然有成熟的一面,却也还是有符合她年龄的一面,至少不会让其他的年轻长老那么惭愧了。

凝七七的确是很懂事,之前受过伤的事情,她没有告诉除在场长老以外的其他人。不然不止好朋友们会心疼,就连她家那可怕的妹控大哥,也可能会直接找上门来,把齐玎莎干掉!

第二天,凝七七就拿到了她的零食大礼包。洛沉星的效率还是很高的。

天圣国距邑西国路途遥远,寄快递是肯定没有这么快。但洛沉星也算机智,并不是非得自己买好了寄过去啊,直接通过网购下单不就好了?到时候就等于是邑西本国的零食厂商收到订单,直接发货,寄到七七手里当然快了。

凝七七坐在露天石阶上吃啊吃,别提有多快活了,“小星要不要也来一份?”

罗小星爽快的去拿零食:“好呀,哪来的?”

凝七七笑眯眯的晃晃手里的薯角:“我凭本事坑来的,我厉害吧?”

罗小星随手拆开包装:“再厉害,还不是要给我吃的。”

“嗯哼?”凝七七噘起嘴,作势要从他手里抢回零食,“那我不给吃了!”

两个小萌宝嬉笑打闹一番后,也不知罗小星是怎样安抚住了凝七七。接着,他当着小女伴的面拿过大礼包,把里面的零食分了分。

“一半,我一半,是我的另一半。”

午后的阳光,暖意融融,眷着两个孩子童真的笑脸。连飘荡而过的空气,仿佛都染上了淡淡的糖果香。

——据说,后续还有着一个小插曲。

断凌get到了新技能,也用这招去撩宗门内一个漂亮女孩。

女孩回答:“我有男友了。”

断凌也没纠缠:“哦。那打扰了。”然后……瞬间拿走女孩刚开包装准备吃的零食,转身就跑。

女孩:“???”

女孩:“……怎么会有这种人啊!活该单身!”

之后,这个失败的案例,就被女孩一直跟朋友吐槽了好多年。

看到没有,以上就是正面教材和反面教材的对比。

断凌这人吧……别看他的修炼天赋也是可圈可点,但面对感情,完就是个单细胞生物。在他看来,送女生礼物就跟付钱买东西差不多。我给了钱,就要给我商品;既然这里没有我需要的商品,那我就把钱拿走,谁也别占谁的便宜。

只能说,对于这位“钢铁直男”,他未来在感情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……

和定天派的联络,让洛沉星意识到,宽恕,往往比仇恨更需要勇气。

若是易地而处,他自问,自己多半也做不到凝七七的豁达。看来,他还需要多多锤炼自己的道心才是。

接下来,洛沉星联系的是罗刹鬼帝,罗帝星。

传讯打不通——当时罗帝星已经闭关苦修,力冲击涅槃境——洛沉星不知此事,但想来许是对方暂时不方便接听吧,于是他编辑了一通很长的短讯,发过去向他道歉。

他说,鬼帝大人,我一直都没有正式的向您道谢,以及,道歉。

“我道谢,是谢您肯接受我们洛家的臣服之礼,也谢您信守承诺,在烈焰鬼帝来袭时,甘愿冒着同道失和的风险,保我一命。即使洛家已灭,但无论何时何地,我都永远感激您的大恩大德。”

“我道歉,是为我们洛家曾经心怀狭隘,欺骗了您。您如今贵为四方鬼帝之首,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,而我,却要向当年那个走投无路,为家人安危,来向我洛家俯首祈求庇佑的逃亡者,向当年名为‘罗帝星’时期的您,道歉。”

接着,他详细的坦白了当初洛家答应他的请求,并赐予他魔晶卡背后的一切居心。

那一年的罗帝星,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与叶朔决一死战,但他不知这一战后,自己的下场将会如何。为免万一,他提前来到洛家,提出委托,请求他们在未来的日子里,代为保护自己的家人。

洛家向来唯利是图,接待人员见他拿不出足够的钱财,便语气不善的要驱赶他离开。那时,是家主洛慕天突然出现,不但接下了他的委托,更是赠送了他一张魔晶卡,里面有着一笔高额的储蓄金,供他今后的开销。

洛沉星感到不解,就此询问过父亲。洛慕天则说,他一眼看出罗帝星此人非池中之物,有朝一日必成大器,那么在他卑微时,施舍他一点小恩小惠,与他交好,待他功成名就时,也必将会念着洛家的恩,这就相当于是一笔“投资”。

然而,当罗帝星在阴风地狱的死讯传来后,洛家却是立刻背弃约定,撤除了一切对他家人的保护。因为一个潜力股值得交好,但一个早夭的潜力股,分文不值。

洛家就是这样的翻脸不认人,且翻得心安理得。洛慕天唯一可惜的,就是那张白白浪费在他身上的魔晶卡。

直到罗刹鬼帝在阴风地狱崛起,各方恭贺之时,洛家同样在送礼的队列之中。

与其余各方豪强相比,洛家的地位实在是微不足道。令他们意外的是,罗刹鬼帝不但收下了他们的礼物,还返送回一张魔晶卡。

洛慕天看到后,当场就惊呆了,那一张,竟然就是当年他亲手交给罗帝星的魔晶卡!想不到当年被他看中的潜力股,不但没有死,更是在短短三年过后,就成为了这片天地间的巅峰强者!

罗刹鬼帝究竟是如何看待他们洛家,又是否清楚他们曾阳奉阴违的往事,洛沉星不知。但从他后续对待洛家的态度来看,似乎他也是实实在在的念着当年的那一份恩情。

——我罗刹鬼帝恩怨分明,无论们的动机如何,但们确实曾为我雪中送炭。所以,我会还们的人情。

明明可以抱着侥幸心理,就权且当他不知,继续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照拂,但这样的事,以前的洛沉星做得出来,现在,他却做不出来了。

他选择将一切的一切都向罗刹鬼帝坦白,无论他知道之后,还会不会愿意继续当他们洛家的靠山,他还是要选择说出真相。

他不想再欠人了,不能让一个人一直被蒙在鼓里,误把小人当恩人。如果鬼帝大人知道这一切后,依然愿意谅解他,洛沉星自是感激不尽;如果他选择与自己一刀两断,那么……洛沉星也认了。最起码,他说出了实话,他不必再亏欠自己的良心。

和罗刹鬼帝的联系……其实也不能算是联系吧。但在编辑这条短讯时,却是让洛沉星意识到了,为人处世,但求心安。

有句话说,在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的情况下,做出来的事,反映出的才是最真实的。

的确,有些人在人前衣冠楚楚,背后却是无恶不作。人心隔肚皮,在阳光下,永远都看不到一个人最真实的样子。只有在那足以埋藏一切罪恶的黑暗一角,无尽的饕餮盛宴正在这里上演,魑魅魍魉,群魔乱舞。

但,就算能够瞒过天下的人,却瞒不过自己。最清楚,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那颗名为良心的东西,无论是否还具有,它都静静的埋藏在的体内,无声的吸收着一切的负面能量。而这份沉埋的罪恶,也终将会在某个时刻,侵蚀的灵魂,拷问所回避的真实。

洛沉星暗自决定,将来无论在任何时候,他都要做一个真诚的人,一个表里如一的人。

下一个联系的是墨凉城。

“……们家的事,我都已经知道了,我感到很遗憾。”墨凉城沉默了一会儿,竟是这样说道,“如果今后有任何需要的话,都可以来联系我。”

墨凉城,他是第一个。不但没有对他的不幸冷嘲热讽,没有对他造成的伤害切齿痛恨,甚至还主动提出要帮助他的人。

“……,真的不介意吗?”讶异于他的大度,洛沉星竟是好半晌没回过神来,“我是说,我们洛家曾经做过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,就连当年所遭遇的一切,也都是因我们洛家而起,……”是真心的为我们洛家惋惜吗?不觉得一切都是我们该遭的报应吗?

墨凉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:“以制裁之名,行杀戮之实,算不得真正的正义。我绝对不会认同这样的做法。”

当洛沉星为此感激涕零时,墨凉城又开始苦口婆心的教育他:“既然改邪归正了,以后就要多做善事,赎我们当年的罪……”

他一直唠叨了半个时辰,洛沉星听得既不耐烦,却又不敢先挂,内心不住吐槽:“墨凉城竟然是这么唠叨的人吗?当年定天山脉第一天才的气质呢?”

因为墨凉城一直在唠叨,洛沉星都没找到机会跟他说,如今的阴风地狱罗刹鬼帝,就是当年在定天山脉的好友罗帝星——因为墨凉城似乎还不知道这件事情——直到挂了通讯之后他才想起来。

虽然这事还挺重要的吧……但洛沉星实在是不敢再打过去一次了,连短讯都不敢发,就怕墨凉城着急想了解情况,一个通讯又打过来了……洛沉星想想,怕了怕了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