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的电视app哪个好

“等下进去之后,跟病人好好道歉。”陈德风低声与前台说道。

前台点了点头,红着眼睛说道:“陈店长,对不起,我当时不应该跟他争吵。”

陈德风摇头叹气道:“我能理解的不容易,但做服务行业,有时候遇到问题,就算打碎牙也得吞进肚子里。”

前台用纸巾擦干泪水,深呼吸两下,走入病房内,陈德风没有跟进去,因为这种事情少一个人,其实会更好。

前台也是有尊严的人,她现在要抛弃尊严,少一个人站在旁边,她的尊严便会多保留一分。

在外面等待几分钟,前台表情轻松地走出,微笑道:“陈店长,我已经跟患者道歉过了。他说不怪我,自己当时太激动了,来这里挂号的都是病人,必须讲个先来后到,否则,岂不是会乱套。”

陈德风松了口气,“主要是不要太有心理压力,以后要吸取经验教训。”

“是!”前台眼睛通红,陈店长虽然迂腐刻板了一点,但在很多时候会挺身而出,虽然不少店内的员工都不喜欢陈店长,背后说他的坏话,但前台还是很仰慕陈德风的人品。

店长要有店长的样子,陈德风显然是个好店长,若是换成石洲或者其他人,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呢。

陈德风进去跟病人寒暄了几句,他仔细想想这场救人的过程,还是充满了风险的,不过结果不错,一切都很顺利。

返回办公室,苏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正在翻看一本自己最近在翻的医书,“没想到陈师兄对《脉论》也在研究。”

陈德风笑着说道:“让见笑了,我以前读过这本书,当时没有精读,前段时间看到肖菁菁在演练脉象术,所以也跟着练习了一下,有不少的感悟,便翻出这本书重新研读。脉象学对中医而言,还真是一门越学越深的学问,让人回味无穷呢。”

月亮眼靓丽女孩

苏韬合上《脉论》,“脉象虽然很深,但其实也很简单,可以将之看成一种运算逻辑。和加减乘除一样,只是运算的方式不一样而已。”

陈德风颔首道:“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。我现在正准备定义‘脉象’的运算逻辑,加以总结,形成一套简单易懂的标准,让一些初入门的新人也能够迅速学会。”

苏韬眼睛一亮,笑道:“等研究出来之后,可以递交给岐黄研究所,那边正在扶持这些有指导性和前瞻性的中医理论思想。”

中医现在想要进一步发展,缺少的是基础理论的研究。以现在我们看到的3G、4G、5G为例,很多人看到的是流量的倍增,其实背后有很多数学家进行基础理论的研究。

想要让中医有质的突破,不仅需要苏韬、陈德风这类大夫在一线冲锋陷阵,完善中医的基础理论研究,是必要的铺垫。

尽管在几年之内,看不到结果,但是当数量积累到一定的程度,便会形成质变。

岐黄研究所现在只是雏形,现在招

募的都是国医泰斗,后期还会吸纳一些外国医学专家,让他们从中医发展的角度切入,用西医的思维研究其成长规划。

总而言之,苏韬对中医的规划,已经开始从主观到客观,从感觉到计划,循序渐进的改变。

“我刚才跟石洲沟通过,计划在一年内将总店扩建为综合性医院。”苏韬观察陈德风的表情,似乎要看穿他的内心真实想法。

“从三味堂的长远发展角度来看,如果建成综合性医院,肯定会是一个合理的规划。不过,我们肯定要建成以中医为主,西医为辅的特色医院,还需要加强中医科室细分。”陈德风长期在一线工作,因此切入点比苏韬的想法更加细致。

苏韬颔首道:“中医虽然讲究全科,但如果建成综合性医院肯定要根据患者不同的病情,细分科室。比如在妇科上有专长的大夫,以后就长期针对妇科患者,而对心肺有研究的大夫,以后长期针对心肺疾病患者。细致的分工,可以提升工作效率。”

苏韬心中暗叹了口气,未来的中医恐怕全能型的会越来越少,很多中医会“瘸腿”,只精通一到两种领域,但这并非是什么坏事,术业有专攻,囫囵吞枣,滋味肯定要比细嚼慢咽,细细品尝要差很多。

“晚上早点下班,一起吃个便饭,没多少人,主要是三味堂的核心。”苏韬笑着说道,“我也喊了石洲,让们化干戈为玉帛。”

陈德风听到石洲,心里很是不舒服,但嘴上却是笑着说道,“我和老石的关系其实很不错,对事不对人,今天他极力反对我,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,我一点也不怪他,反而还欣赏他这种对待事情严谨的态度。”

苏韬笑着拆穿,“师兄,成熟不说,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了。”

陈德风哈哈大笑,“没办法,老石那人的医术绝对高明,总不能因为一己私利,就弄走一员虎将吧?”

陈德风等苏韬离开之后,便让行政人员发布通知,晚上老板做东,请大家在玉楼东吃饭。

桌上的气氛不错,几杯酒下腹,陈德风与石洲便勾肩搭背地互相攀谈,苏韬在旁边暗中观察,两人表面上和睦,背地里估计恩怨无法根除,但对他而言,依然有一个习惯,内部一团和气的团队,往往缺少向上的动力,给陈德风设定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,并非是一件坏事。

治下之道,在于阴阳平衡,有光的地方,必然有阴影。

服部麻衣虽然只是个实习生,但还是有机会加入今天这个饭局,她暗自观察这些核心,治病的时候和私下生活截然不同,工作上是老古板,生活中却是风趣幽默。

服部麻衣在岛国也参加过同事的聚会,画风完全不一样,员工在下班之后交际应酬,也是工作的一部分,所以大家不会完全放下伪装,还是有功利性和目的性,但这些员工在一起,大伙肆无忌惮,闹得苏韬也被迫喝了不少酒。

“师公,我敬一杯,感谢今天

的救命之恩。”服部麻衣端着酒杯,走到苏韬的身边,轻声说道。

“救命之恩?”苏韬半晌才反应过来,“说的是为了正骨的事情啊?不足一提,但私下还是要练练臂力。病人可不会管的性别,既然想要当一名合格的大夫,就得让自己有足够的实力。”

“遵命,我一定加倍努力!”

服部麻衣和苏韬的酒杯轻轻碰撞,微微侧身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这是他们的饮酒礼仪,表示对对方的尊重。

“饭局结束之后,等我一下,我有话跟说。”苏韬朝服部麻衣微笑道。

像这种饭局,势必要灌醉几个。

赵德风虽然酒喝了不少,竟然仅有一点醉意,让众人感到意外,至于石洲彻底被灌倒,肖菁菁安排两个员工将石洲送回住处。

服部麻衣跟着苏韬和肖菁菁来到附近的一处露天酒吧,苏韬点了三杯饮料,服部麻衣喝了一口,冰冰凉凉,口感挺不错。

微风拂面,酒精在体内作祟,竟然有些飘荡的错觉,服部麻衣发现自己喜欢现在这种感觉,也喜欢上了这座城市。

岛国的城市很安静,却给人一种很空寂的感觉,而汉州却是多了很多烟火气息,即使独自深夜走在街道上,也不会觉得害怕。

当一座城市能够给人无条件带来安全感,足以让深深地爱上这座城市。

“麻衣,来汉州已经有一段时间,我跟菁菁了解过的状况,的表现很不错,进步神速,我感到非常欣慰。几个小时之前,我跟鹿岛良先生通了电话,也说明了的表现,他表示非常的开心。”苏韬侃侃而谈,“预计半个月之后,我将开始世界巡诊,而第一站安排在岛国京都,鹿岛良院长表示,将全力支持此次世界巡诊的活动,到时候也将有机会跟我一起返回岛国。”

服部麻衣微微一怔,她一直困惑苏韬私下见自己的原因,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,如今真相大白,竟然是个不错的好消息。

离开母国这么久,她还是很想念亲人的,没想到有了合理的理由返回国内。

“谢谢师公。”服部麻衣双目微红地说道。

“回去前这段时间,要跟师父多学习,届时肯定要展示一下这段时间有没有学到什么。从今天独立坐诊的结果来看,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。”苏韬脸上带着笑容鼓励道。

他原本对服部麻衣还是带有一些警惕性,因为知道她是带着偷师的想法打入自己内部,但从夏禹安排在她身边的眼线汇报,服部麻衣的生活很简单,而且学习中医也很专注,为何不将她培养成种子,播撒到岛国内部土壤呢?

“我会努力完善自己的不足。”服部麻衣异常认真地说道。

“这次返回岛国,对是有任务的,要充当我们的翻译和联络官。”苏韬半开玩笑道。

“放心交给我,包在我的身上。”服部麻衣颔首道。

Tagged